当前位置:永之胜配资 > 大盘 > 正文

速盈所配资,其中约半数矿业权所属土地是由Dia

12-03 大盘

  矿业权是美国一种独特的资产类别。在其他国家,大多数矿业权都不属于私人投资者。矿业权亦是一种高度分散的资产,与租赁房屋类似。全国所有权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oyalty Owners)估计, 美国私人矿业权持有人超过1,200万。据Kimbell计算,矿业权总市值约为5,500亿美元,其中上市企业持有比例仅为2%左右。

  获得矿业权的主要方式通常是继承,永远不要出售矿业权是市场上的一句格言。但如今这样的格言被许多继承了石油和天然气开采权的人抛诸脑后,导致华尔街对这些资产实施了整合,而过去这些资产一直是世代相传的家族财富的组成部分。

  Kimbell的财务总监拉夫诺斯(Davis Ravnaas)表示,有时出售者是寻求多元化投资的个人投资者。有时他们想买海滨别墅。为财富从婴儿潮一代转移给他们的继承人做准备工作的遗产规划律师亦提供了大量的交易。现在常常是第四代或第五代矿主,拉夫诺斯说,“这些后代不再生活在牧场或农场,与农场的联繫亦越来越少。”

  分析师认为,聚集矿业权的上市公司会继续受益。根据FactSet,在五只广受分析师关注的矿业股中,有两隻一致获得了分析师的“买进”评级。另外三家公司中也分别只有一位分析师给予“持有”评级,速盈所配资其馀分析师给予“买入”评级。至于Kimbell,Raymond James分析师弗里曼(John Freeman)近期指出:该股仍被严重低估。

  Buckhorn的管理合伙人佐里奇(Bret Zorich)表示,除了像任何能源公司都受制于大宗商品价格之外,有投资者认为,即使是在计入股息之后。当较低的石油和天然气价格迫使钻探企业閒置钻机时。

  Robert W.Baird&;Co.的分析师奥尔曼(Joseph Allman)说,另一个问题是,对于一些大型投资者来说,这些公司的规模太小。这五家广受关注公司的合计市值仅为60亿美元。奥尔曼表示:“投资者的一个普遍需求是要有流动性,并且可以投资的公司规模比较大。”

  Viper是Diamondback在2014年进行IPO时剥离出来的业务,最初是对德州密德兰机场附近的约1.5万英亩土地进行地下矿权交易,该处是其母公司Diamondback在一年前买下来的。在那之后,Viper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在西得州展开了矿业权购买。Viper公布今年花费了12亿美元,完成了101笔独立交易。其中约半数矿业权所属土地是由Diamondback租用或持有的,Diamondback已经把其积累的矿业权打包整合成为一家单独的公司,因之前公司管理层认为该公司的股价未能反映出这些矿业权带来的利益。

  它们的股息往往会缩水。同时将投资分散在其他钻探地区。矿业公司所面临的一大风险是,钻探企业的“预算耗尽”正导致钻探活动减少,SPDR S&P Oil &;可以让该公司继续在南德州的油井上收取费用,该公司持有的油井资产增加了约两倍。该公司将价值3,

  由于拥有矿业权,包括Viper Energy Partners LP和Kimbell Royalty Partners LP在内的这类公司在油气井投产后,有权率先分享回报。它们收取的矿业权使用费费率通常在约12%至25%之间。这些公司在偿付序列中排在最前面,再加上它们不承担钻探成本,即使钻探油气井的生产商破产,亦可以继续收取矿业权使用费,凭藉这一点,在投资者情绪因油气价格低迷和大量支出而崩溃的一年,持有矿产资源企业跑赢了大多数其他能源类股。

  由于股价大幅下跌,部分公司的股息率出现攀升。Kimbell 11.3%的股息率是在该公司股价2019年实现上升的情况下取得的,而Black Stone Minerals LP的股息率升至13.1%则是在该公司股价今年已累计下跌26%的背景下实现的。

  这预示著风险,180万美元的股票换给了休斯顿一家名为Buckhorn Resources的投资公司。这些可观收益率(远高于标普500指数约1.8%的股息率)是这些公司价值被低估的迹象。在德州南部交易中,显示出这些公司与油气价格波动之间的紧密联繫。因为它们管理的基金最终必须向投资者回馈现金。Kimbell从全美9.2万多口油井中收取特许权使用费。Gas Exploration & Production交易所交易基金(ETF)今年贬值21%,但对其他人来说,自2017年上市以来,它们无法控制油井何时钻探开采以及何时投产。Buckhorn和KKR & Co.等积累了矿业权的私募股权公司一直是上市公司的重要供应商,Viper的高层上月底对投资者发出警告,并令短期利润更难预测。该公司最近的收购包括价值1,000万美元的俄克拉荷马矿业资产和德州南部的另一个资产组合。《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追踪的24家勘探与开发公司的股价在2019年已缩水一半以上。收回Kimbell的股票而不是现金。

  前述公司正试图解决该问题。据Enverus,这些公司近期一直在忙于买入,第三季度公开披露出这类交易额总计达到18亿美元。这是该能源数据机构自2010年开始追踪矿权交易以来成交额最高的一个季度。

  石油钻探公司的股票经历了悲惨的一年,速盈所配资但手上聚集油田矿业权的个股正在支付诱人的股息,收益率超过10%。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永之胜配资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rvkgr.com/dapan/11760.html